镜清秋

做自己喜欢的想做的事情,直到热血冷却。
杂食全职厨,血族bloodline哑舍扶苏老板渣反薛晓薛魔道冰九刀男冲田组亦然,阴阳师CP:白黑晴,狗黑晴,博黑晴,黑白童子,黑白,酒茨,夜青夜,竹辉,琴狐,阎判。
→我崽子即是我正义的所在之处。
沉迷于自家小小白的盛世美颜不可自拔的痴汉阿爸。
希望有生之年能在我寮里看到我所有喜欢的CP在一起喂我吃狗粮。
实不相瞒其实我还是一个黑晴明吹,早晚我都要把大人(皮肤)迎娶回家。

光风霁月 · 始

严重ooc预警

私设有

文渣

学校的晚自习真的是好地方x去画社团作业了orz




愿你光芒万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负我堕入深渊,独自景仰你。——题记

 





“晴明……”

 

又是这个声音,尚未进入深度睡眠的晴明无意识紧皱起眉头来,细长的睫毛颤抖起来。声音再度响起,犹如情人在耳边的呢喃诱惑着他人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当晴明睁开眼那一瞬间,他已身处在这一片无边无垠的彼岸花海中,景色壮美却莫名给人一种悲凉绝望的情绪。是梦,晴明有些头痛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究竟是他第几次梦见这个场景了每每听到那个声音都会看见这副景象……红得欲滴血的花海。晴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在这花海中四处闲逛起来,因为根据以往的经历他知道这个梦不会做太久的。

 

突兀一只黑色的蝴蝶从花海中冲出飞舞,彼岸花随之晃动花香越发浓烈,若从远处观看整片花海仿佛活了过来如涌动的血液般排斥着来到这里的不速之客。

 

“这……到底回事?”万万没有想到梦境会突然变得与以往的不同,晴明紧张的看着周遭变得越发诡异的的花海,彼岸花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晴明靠拢。

 

逃,必须逃!当大脑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身体早已经做出了实际行动迅速地在花海中奔跑起来,那个肇事者黑色蝴蝶浑然不知周围所发生的一切那般,慢悠悠地扑腾着翅膀跟在晴明身旁。若是蝴蝶此刻有表情那定是一副不屑之情。

 

以现在的情况来说,晴明可无暇去理会那只蝴蝶只顾着把缠腰上的彼岸花扯断忙于逃命。蝴蝶也跟着晴明的步伐轻松的飞舞着。但人的体能还是有限的,晴明的步伐逐步迟缓下来,气喘吁吁。彼岸花们瞅准这个机会一窝蜂而上如同附骨之疽死死地缠绕上晴明的小腿让他动惮不得。

 

晴明挣扎了一下,还是挣脱不了这个由彼岸花构成的牢笼。无可奈何的他只能等待着梦醒到来。起初那只蝴蝶还跟在他周边打转,突然像是得到什么召唤似的蝴蝶越过晴明向前飞去,晴明艰难的抬起头目视着那只蝴蝶。

 

瞳孔收缩,心中一凉。花海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黑发浑身赤裸的男人,黑色的蝴蝶停歇在那个男人纤细的手指上,仿佛找到归宿那般收拢起翅膀来。

 

他抬头与晴明的目光交汇眼眸中倒映着彼此间的容貌,如同镜面。晴明的心猛然颤粟的跳动起来,聚然而来的疼痛痛得他无法呼吸。

 

“你……是谁?”

 

那人看向晴明时,空洞的双眸里流露出温暖的神色,如同湖水般纯澈可转眼又变得深邃的如万丈深渊,苍白的嘴唇是显得那么的无力。

 

“告诉我……”晴明从喉咙深处发出绝望的声响,明明,明明心底就有个个呼吁而出的答案可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声呢……在他即将被彼岸花吞噬的那一瞬间他看见了那人眼底的水雾。不要哭……被彼岸花吞没最后一丝光线时,他是如此想说道……

 

 

 

 

 

风起。

 

“呵呵呵……”玩弄意味的笑声随风而至,“妾身是在没有想到过黑晴明大人你还会有‘眼泪’这种弱者的东西。”妩媚又慵懒的声音从晴明消失的地方传来,身着华美和服的女子在一朵硕大的彼岸花中显出身形来一步步逼近黑晴明,周遭的彼岸花颤抖着身姿敬畏地缩回泥土中给女子留下一条小路。

 

“啧。”黑晴明闻言,嘴角勾勒出嘲讽的笑意眼眸早已变得如同冰封千里那般寒冷。一瞬间他又重新变回那个令整个平安京闻风丧胆的黑晴明大人了。“彼岸花你又何必玩这种小把戏,强行把晴明的神识拖入这黄泉之国呢?”

 

“唉……”

 

彼岸花轻挑着黑晴明的下巴装模作样的叹息了一番,轻浮地说:“妾身只不过想见见旧主而已,这有什么不可以吗?更何况晴明大人在那时早就忘记您是谁了,再加上他已喝了孟婆汤几番转世为人……”

 

“你给我闭嘴!”黑晴明霎时打掉她的手,用杀人的目光看着她眼眸中尽是燃烧着熊熊怒火。

 

“呵。”彼岸花嗤笑了一声,毫不在意的甩了甩手然后撩起自己一缕的黑发在指尖把玩起来,声音亲柔如鬼魅:“既然身为‘花泥’,就要做好觉悟……大人何必自寻烦恼呢?您又不是不知道孟婆汤是多好的忘情药啊……”

 

“够了,我的事情你还没有那个资格来管。”黑晴明不耐烦地再度打断彼岸花的话,背过身去。这里是隶属于黄泉国的边界,生与死的交界线。无边无垠的彼岸花花海,红的艳丽却暗藏了世间太多的悲郁与无奈,黑晴明看着这永远被凝固的落日之景。

 

橙红的夕阳悬挂在西边,周围的红霞渲染红了半边天。黑晴明怔怔的站在那儿过往的种种如走马灯那般上映,良久之后他垂下眼帘。痛……他难受的捂住胸口,那样痛,深刻的几乎渗入骨髓。黑晴明喃喃自语道——

 

“晴明……你可不要忘了我……”


评论(2)
热度(33)

© 镜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